风沙不摧白发老

——记集团公司劳动模范、库车勘探开发项目经理部地质总监张伯侦

说他年轻,那是在欺骗你的眼睛。他已年近五旬,头发花白,常年的风沙吹打让他的面容比同龄人更显岁月沧桑。但他确实不老,在戈壁滩上奔忙跑井、几天几夜不休息盯井,他的精力和二三十岁的小伙子一样旺盛。

他就是张伯侦。大学毕业来到塔里木,工作24年来,他一直坚守在沙漠戈壁,与荒凉寂寞为伴,与塔里木勘探步伐同行。如今,他已是库车勘探开发项目经理部地质总监,油田响当当的专家,但他仍然不喜欢坐在办公室里听汇报、打电话。成天不是到处跑井了解情况,就是在现场没日没夜地处理问题。哪里有重点井、难点井,哪里就有他攻坚克难的身影。熟悉他的同事说:“张伯侦这个总监,比普通监督还辛苦、还操心。”

盐底卡层是现场地质工作中的高难度动作,也是一口井能否成功钻探的关键。早在20年前,张伯侦就给自己定下了高标准:卡层准确率100%,不该打的进尺决不多打,该打的进尺一米也不少打。多年来,凭着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和敢于攻坚克难的精神,他参与或负责的每一口井都达到了这个目标。他卡层的数百口井无一失手,成功率100%。“赶紧找张伯侦去。”已经成了塔里木石油人遇到卡层难题时脱口而出的口头语。

克深9区块是2014年库车山前的重点勘探评价目标,该区块能否成功钻探,对油田当年能否顺利上交储量有着重要意义。但是,这里巨厚砾石层、高压盐水层、膏盐层等多种地质难题并存,极大地挑战着张伯侦他们的智慧和精力。

“地质卡层,精准是最高境界,误差最多不能超过5米至10米。如果卡早了,地下无法有效封固,会给后期开发埋下隐患。如果卡晚了,就会出现井漏、卡钻,甚至整口井报废,损失难以估量。”张伯侦说。井深8038米的克深902井是我国陆上钻探最深的超深井,也是张伯侦职业生涯中遇到的最深井,这样的超深井一旦卡层不准,卡钻报废“必死无疑”。张伯侦打破常规,大胆调整工作方案,在关键时刻恰到好处地进行了盐底卡层,使该井成功完钻,创造了我国陆上超深井钻井的最深纪录。

超深井没有难倒张伯侦,与克深902井几公里之遥的克深904井又再出“怪招”,使张伯侦备受煎熬。

按照邻井的勘探规律,白云岩段只有6米左右,可在克深904井却打了30多米。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本该出现盐底标志褐色泥岩的时候,却反复出现多套白云岩和石膏,原本只需几天就能搞定的卡层工作,半个月了还悬而未决。

这是克深区块甚至塔里木都从未出现过的“迷魂阵”,让久经沙场的张伯侦也有些迷惑。可是7000多米的“地下迷宫”,看不见、摸不着。为了精准判断地下情况,他一丝不苟地研究地下返出的每一米岩屑,从它们的形状、颜色、味道、手感以及碳酸盐岩含量,多方位地进行感知、辨识。别人挑岩屑一般只挑一种,他却挑三种,还要做混样。

“问题的关键是:当时面临的不仅是克深904井这一个难题。还有克深9区块、克深8区块的其他井,哪一个都不是省事的‘娃’,而且差不多是在同一时段卡层。张总监有多辛苦,你就想象吧。”青年监督杨弼政说。不用说,那段时间,年近五旬的张伯侦是不分昼夜地奋战在现场,白天晚上、不同区块、不同单井地来回奔忙。即使跑井路过前线指挥部,他也顾不上回指挥部的宿舍一趟。平时经常失眠的他,疲惫得一坐下就能打呼噜。在张伯侦和大家的共同拼搏下,所有区块的井都精准卡层,顺利完钻。

像这样的奔忙,这样的盯井,这样不分昼夜的奋战,在张伯侦的职业生涯里数都数不清。24年来,他的足迹遍及库车、塔北、塔中三大油气勘探“阵地战”的所有区块,是牙哈、大宛齐、克拉2、迪那2、大北、克深等多个油气田的发现者之一。他平均每年在生产一线工作200多天,20个春节在一线度过。时间最长的一次,他在一线连续工作了10个月。当记者问张伯侦“为什么年近半百还能保持如此的工作激情”时,他淡淡地笑了,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人只要坚持自己的理想信念,就会精神不倒,即使白发苍苍,也会激情万丈。”无疑,“风沙不摧白发老”的张伯侦,支撑他的初心和信念,就是那首石油人代代传唱的老歌——我为祖国献石油。

记者小记:“敬”,原是儒家哲学的一个基本范畴,主张人一生要始终勤奋、刻苦,为事业尽心尽力。公民的敬业精神更是社会发展的基石。从青春到白发,张伯侦24年的激情坚守,24年的勤奋攻坚、无悔奉献,把塔里木石油人的敬业精神展现得淋漓尽致,感人肺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