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劳动模范——张丽娟

4月28日,2015年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表彰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全国劳动模范、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碳酸盐岩研究中心副主任张丽娟与来自各行各业的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欢聚一堂,接受党和人民授予的崇高荣誉。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伟大的事业呼唤着我们,庄严的使命激励着我们。我国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要更加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弘扬劳模精神,弘扬劳动精神,弘扬我国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的伟大品格,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伟大征程上再创新的业绩,以劳动托起中国梦。

李克强主持大会,张德江、俞正声、王岐山、张高丽出席,刘云山宣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表彰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的决定》。

大会上,2968名在各行各业做出突出贡献的劳动者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并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表彰。其中全国劳动模范2064名,全国先进工作者904名。这次大会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召开的第15次表彰大会。1995年以来,每5年召开一次,共表彰了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31215人。

静水流深志千寻最美人间五月天

——记全国劳动模范、勘探开发研究院碳酸盐岩研究中心副主任张丽娟

4月28日,庄严的人民大会堂,全国各界劳动模范正在这里参加表彰大会,其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就是张丽娟。

23年,任凭岁月变迁,张丽娟始终根扎科研一线,淡泊宁静,潜心钻研。23年,即使重重困难,她依然冲在攻坚最前沿,勇挑重担,不让须眉。

23年,她获得国家、省部级科技奖励十几项。她的柔弱双肩,撑起了塔里木科研事业的一片艳阳天。

在静寂中开花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这话形象地说明了基础研究在科研工作中的重要地位。但它又是寂寞冷门。搞基础研究的人容易默默无闻,领奖台上少有其身影。很多人都不愿搞基础研究。

但是,工作23年来,张丽娟用近20年沉潜于基础研究。

从22岁的小姑娘,到40多岁的中年妇女,张丽娟的主要工作就是不断观察剖面,不断描述岩芯,不断分析数据。她不攀比,无怨言,淡泊安宁,静水流深,只把自己深深地沉潜在塔里木的地质海洋里,默默探索,静静成长。

就这样,从研究一个小专题、小区块开始,张丽娟的研究领域渐渐扩展到多个区块,扩展到全盆地,并从碎屑岩扩展到碳酸盐岩,从库车扩展到塔中、再到塔北,从默默无闻,走到引领油田勘探方向的舞台中央。

奥陶系礁滩体和层间岩溶领域的突破,是油田碳酸盐岩研究中两大里程碑成果,张丽娟就是其中的突出贡献者。

当年,国内很多专家质疑:塔里木那么古老,有礁滩体吗?问得大家迷茫又心凉。年轻的张丽娟却不这样认为。她觉得:塔里木的地下秘密,实实在在搞研究的人最有发言权。她和同事一起开始了两年多的攻关。她一米米地岩芯描述,一块块地观察薄片,一个个露头去跑,一个个铁柱子去编。最终完成了塔里木盆地第一版碳酸盐岩分层系岩相古地理图,首次确认了塔里木奥陶系生物礁和礁滩体的存在,并提出了礁滩体沿坡折带规模分布的认识,从而指导了中国第一个奥陶系大型礁滩体凝析气田——塔中Ⅰ号气田的发现。

同样,哈拉哈塘的勘探也是百折千回。按国内外专家的说法:地下4000米左右碳酸盐岩就失去了有效储集空间,哈拉哈塘埋深动辄六七千米,咋会有好储层呢?即使有,也很难有规模效益。张丽娟再次攻关。她带领团队从层序地层学划分、露头及井下精细对比、塔中和塔北区域对比入手,提出了塔里木盆地发育层间岩溶储层的观点,指出碳酸盐岩内幕存在五期不整合面,并厘定了岩溶分类及层间岩溶概念,揭示了层间岩溶储层沿不整合面大规模分布的规律。该成果不仅指导了哈拉哈塘亿吨级大油田的发现和勘探持续突破,也丰富了碳酸盐岩油气地质理论。

“我爱岩芯。岩芯于我,如友如书如画,聊不完、读不厌、看不够……”

这是多年前张丽娟写的散文《我爱岩芯》。从这里,你一定能追寻到她20年醉心基础研究、在静寂中快乐绽放的心灵轨迹。

我是一株木棉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你有你的铜枝铁干,我有我的红硕花朵……”

这是著名诗人舒婷的诗《致橡树》,歌唱了女性独立自强的人格理想。无疑,张丽娟就是这样一位女性。

在张丽娟的团队里,98%是男性。说起张丽娟,这些高学历、专业上“有一套”的男性都一致点赞,说她工作和男人一样拼,甚至比男人更拼,更出色。

众所周知,塔里木的碳酸盐岩复杂,折磨人,一会儿“见油不见田”,一会儿“高产不稳产”,一会儿又“见水不见油”。一系列的世界级难题,“逼”得张丽娟总在加班,总在和时间赛跑,和困难较量。

有一年冬天,油田陆续出现钻井复杂。张丽娟和同事连续加班半个月解决难题,一个多星期没有回家,平均每天只在办公室休息三四个小时。天生爱干净的张丽娟,忙得连衣服都没顾上换洗。当难关成功攻克时正是早晨7点多,而当天8点多张丽娟必须赶飞机去北京作重要汇报。她匆匆从办公室赶回家,简单梳洗后转身飞奔出门去机场。丈夫拿着吹风机追着她,心疼地喊:“把头发吹干,别感冒了!”可她实在顾不上,只好在严冬里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从家里冲到机场,从新疆飞到北京。

由于年龄的增长和长期的身体透支,张丽娟的身体扛不住了,颈椎病和莫名其妙的头疼屡屡折磨她。在又一次不分昼夜攻关的过程中,她病倒了。她不想影响家人和同事,一个人悄悄住进了医院。可病未痊愈,她又硬撑着走进了办公室。对于她,“井”不等人,工作大如天。

“科研不分男女,科研更不能取巧,你只有多钻研,多拼搏才能出成果。”张丽娟说。近年来,她带领大家创新建立了缝洞量化雕刻技术,主导编制了新的储量计算方法:缝洞雕刻容积法“,并探索形成了缝洞带、缝洞系统评价技术和大型缝洞集合体高效布井技术,使复杂碳酸盐岩的储层钻遇率达90%以上,钻井成功率达80%以上。她全力践行勘探开发一体化、单井全生命周期研究,为建成塔里木最大的碳酸盐岩黑油油田——哈拉哈塘百万吨油田做出了卓越贡献。

心有万千情

“哈哈,我太落伍了,我连微博、微信都不会玩。”

“这些年我老得太快了。平时我从不化妆,这次听说要去人民大会堂开表彰大会,我得赶紧买点化妆品,把自己捯饬一下。哈哈哈……”

也许是觉得这事有点“不合身份”,张丽娟一边说,一边害羞地捂着脸,笑得前仰后合。那孩子般纯真可爱的样子,让记者感动极了。

和所有女人一样,张丽娟也爱美,有着普通女人的共同情怀。但和一般人相比,她却有更多的遗憾和辛酸。

最让张丽娟痛彻心扉的,是父亲的离去。

那年,父亲身患重病。张丽娟匆匆赶回东北老家。看到记忆中健步如飞的父亲虚弱无力的样子,张丽娟心如刀绞。她多想天天守在父亲身边、伺候他早日康复啊。可是,塔里木的井不等人。在照顾了父亲5天以后,张丽娟含泪返回了塔里木。临别时,病榻上的父亲抬起干枯的手,无力地和女儿挥别。谁知这一别竟成了永别。

“要是父亲还活着,看到我今天的成长,他一定会为我高兴。”张丽娟泪流满面。

“其实让我愧疚、我该感恩的,又何止是父母。我的丈夫、公婆,特别是我的同事们,还有塔里木这个大舞台,是大家的托举和映衬,小小的张丽娟才会如此光彩夺目。所以……”

张丽娟拿起纸巾,一点点擦干泪水,目光变得坚毅。“所以,不管以后还有多少艰难,多少遗憾和牺牲,我都会义无返顾地走下去!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我太喜欢这句话了!我要和大家一起,多多地找油找气,让我们的人生更精彩,让塔里木的沙漠戈壁变得更美丽、更辉煌!”

此时的张丽娟,女神般美丽、大气。而窗外的5月鲜花,正绽放得如火如荼,如诗如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