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行舟追远帆

——记集团公司十大杰出青年、勘探开发研究院物探中心工程地质室主任张辉

近期,集团公司表彰了第八届十大杰出青年,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物探中心工程地质室主任张辉受到表彰。

因为“无知”,博士生张辉成了塔里木油田研究储层地质力学的第一人。历经9年,他和团队逆水行舟,从零做起,把一个无人知晓的冷僻专业做得风生水起、硕果盈枝。

“单井提产4倍以上”、“自主研发6项核心技术”、“获得科技奖励12项”……这些喜气洋洋的数字背后,隐藏着他们多少艰辛和智慧。

一个人的守望

储层地质力学,就是“将复杂的地质语言直接翻译成工程数据”的一门科学。张辉是塔里木油田搭建地质研究与工程应用桥梁的第一人。

但张辉最初并不想当这“第一人”。

当时,储层地质力学研究在塔里木油田是一片空白,集团公司也无可供借鉴的完整经验。2006年,刚来塔里木的张辉被安排从事这项研究。因“无知”其中艰难,他欣然接受。但当时他啥都不懂。第一次听说储层地质力学的核心概念:地应力,他竟以为是“地引力”,地球引力嘛。

一个人,没有老师指教,没有同行交流,就自己一个人在一个陌生冷僻的领域里独行。每天,张辉独自坐在办公室里,桌上的电话半个月都不响一声。看着同事繁忙的身影,他的心里充满焦灼、落寞和迷茫。

而更让张辉难受的是,虽然研究没有进展,油田仍然给他发工资、奖金。当他看着襁褓中的女儿香甜地喝着他用工资、奖金买的奶粉时,他觉得羞愧。他红着脸对女儿说:“宝贝,对不起,爸爸啥都没干成,爸爸不好意思……”说着说着,怆然泪下。

终于有一天,张辉再也忍受不了无所作为白拿饷的羞愧。他去找院长杨海军。

“院长,我干不了储层地质力学,请给我安排别的工作吧。”

杨海军背对着张辉,正在电脑上忙着写报告。从“嗒嗒嗒”的键盘敲击声中,传来他的声音:“张辉,我会害你吗?”

张辉楞了。他曾猜想过领导的很多种反应,也打定了主意:不干了,坚决不干了!但他没想到领导会如此“出招”。

“你当然不会害我啦。”张辉赶紧回答。

“那你就继续干呗!”

杨海军如平常一样,言简意赅,惜字如金。因为忙,也因和张辉熟悉,他甚至没有回头看张辉,只是专注地盯着电脑,手下一片万马奔腾般的键盘敲击声。但他宽厚坚实的背影、淡定从容的语气,却传递给张辉一种温暖的安慰和胜券在握的信心。

张辉的心一下子安静了,从此独居“冷门”,潜心钻研储层地质力学。

突然有一天,沉默了很久的电话机响了。是油田公司副总工程师张福祥打来的。他刚从国外参加了一个储层地质力学的培训,收获颇丰,他邀请张辉去他的办公室“聊聊”。这一次“聊聊”,点燃了张辉在储层地质力学领域大干一场的激情。

我们不再是“路人甲”

摞在一起一尺多高的英文说明书,40天拿下!数据处理核心技术,30天拿下!外挂数据处理程序,20天拿下……多少个夜晚,张辉办公室里的灯光彻夜明亮;多少次梦里醒来,他手里还握着电脑鼠标……为了让自己尽快成长,张辉豁出去,拼了!

一度时期,克深2构造的正钻井在目的层段频繁出现垮塌和卡钻,相关人员想尽办法,却无济于事。

“要不,让张辉来现场试试?”有人试探着说,语气里透出“实在没招了,死马当活马医”的无奈。

天山深处的寒冬之夜,一间临时分割出的不足4平方米的小小会议室里,张辉在呼啸寒风的伴奏下,紧张地思考着。他判断问题的症结在于泥浆密度过高。可按多年的传统,井壁出现问题都是采用提高泥浆密度的方式来处理的。他一个“不起眼”的年轻人,如何用在当时同样“不起眼”的储层地质力学理论,来挑战人们的经典做法呢?他反反复复地分析,仔仔细细地论证,终于计算出精确的井壁稳定性参数,并据此果断提出了降低泥浆密度、减少漏失等工程地质建议,解决了现场难题。随后,张辉又在没有成熟的商业软件的困难下,自主研发出井壁稳定性预测技术,让“钻井安全提速从经验走向科学”,使克拉苏深层区带全部实现了目地层段的安全、快速钻进。

这一次的“小试牛刀”,让张辉在油田有了一个精彩亮相。他和储层地质力学,从此不再是不起眼的“路人甲”。

挑战“不可能”

储层改造,是克深单井提产的关键问题。可按国内广为流传的观点:水平应力的差值大于7兆帕,就不可能使用先进的压裂提产技术了。

“照这么说,塔里木的应力差都30兆帕以上了,难道咱们就啥都干不成了吗?”张辉急了。他不甘心,不服输,非要挑战一下这“不可能”。在油田的支持下,他“三管齐下”:一边做大型岩芯实验,一边在理论上进行建模,同时广泛与外国专家交流。白天,他和同事一起忙。夜晚,他和外国专家一起忙——忙着与他们在电子邮件和电话中“隔空交流”。终于,基于储层地质力学的地层可压裂性预测技术被研发出来,解决了克深气田储层改造定量优化难题,使克深单井提产4倍以上。

靠着这股不服输的劲,张辉还率领团队研发出断层力学活动性预测技术,成功应用于塔中和塔北井位部署,解决了断层带相对渗透性评价难题。同时研发出水平井井眼轨迹优化技术,破解了碳酸盐岩“两低一短”(钻井成功率低、高产井比例低、无水生产期短)难题,使水平井成功率从原来的不足50%增至90%以上。

一次次挑战,一个个成果,使得当年无人知晓的储层地质力学在塔里木声名鹤起。“现在我们的团队已有13人啦!”张辉的语气透出幸福。

2013年,张辉接到一项紧急任务:一周内完成5个区块60多口井的资料处理分析。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在斯伦贝谢公司研究出类似成果,一口3000米深的井,就得付酬金3万美元,超过3000米酬劳还得翻倍。从这昂贵的价格,其中价值和艰难略见一斑。而张辉他们面临的则是60多口井,每口井都7000多米,而且时间只有一周,这任务该有多么艰巨。但是,在张辉的巧妙、周密安排和大家的共同拼搏之下,奇迹发生了。研究院领导既惊喜又高兴,“张辉,这么艰难的任务你们能做得这样好,好样的!”

被肯定,被欣赏,张辉心里快乐着,同时也深感“压力山大”。他深知一个科研工作者的责任,唯有逆水行舟,不断求索,才能让储层地质力学的翅膀更加强大有力,飞得更高更远!